相关文章

上海自贸区外资增值电信服务商已逾十家

2015年5月29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通告称,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 简称自贸区)放宽部分试点开放增值电信业务服务设施设置的地域限制。这是上海自贸区继2014年1月、2015年1月两次放开增值电信业务之后,再一次对 放宽外资在中国开展增值电信业务的限制。如今,1年过去了,据《IT时报》记者了解,截至2016年3月,上海自贸区里外商合资或独资的增值电信业务服务提供商已有13家。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法律研究部主任李海英表示,中国的电信业务一直在开放的路上,移动转售下一步也有可能对外资开放,但如何开放,具体政策还在研讨中。

一步步放宽的自贸区政策

中国加入WTO之后,电信市场上的政策一直在逐步开放,尤其是增值电信业务对外开放程度较深。根据WTO承诺,我国增值电信业务中的信息服务业务、存储转发业务和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业务对外资开放,但外资需要以合资企业的形式进入。

除了WTO承诺,上海自贸区启动后,2013年至2016年中国政府又出台了多项政策规定,进一步明确自贸区电信业务的试点开放范围。

2013年9月27日,国务院印发《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确定了六大领域18个行业的具体开放清单,在商贸服务领域对增值电信的对外开放提出要求。

2014年1月,上海自贸区进一步开放增值电信业务,工信部与上海市政府联合发布了《关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进一步对外开放增值电信业务的意见》(下简称 《意见》),与我国对WTO承诺相比有了一定突破,不仅放宽了外资股比限制,还新增试点开放呼叫中心、国内多方通信服务、为上网用户提供因特网接入服务以 及国内因特网虚拟专用网四项业务。

2015年5月29日,上海自贸区再次放宽部分增值电信业务服务设施地域限制,如将国内因特网虚拟专用网业务(VPN)边缘路由器设置的地域范围由试验区放宽至上海市、将呼叫中心业务作息设置的地域范围由试验区放宽至上海市。

据此,国内开放的7项增值电信业务中,除了因特网虚拟专用业务的外资股比仍需中方控股、外资不得超过50%之外,其他6项业务均放开了外资股比限制,均可由外资在自贸区独资经营。

外资增值电信业务尚未喷发

2014年《意见》的出台被看作是电信市场开放的一个政策拐点,一些外资公司尤其是境外运营商热情瞬间高涨,然而由于一些具体落地条件的限制,自贸区里的外资增值电信业务尚未大规模展开。

“政策允许条件下,境外运营商想做的业务有两个方面,呼叫中心和互联网接入,但在《意见》中,服务设施须设在试验区内这个限制条件让境外运营商畏难了,试验区面积有限,用户也十分有限,”一位资深通信行业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

该人士表示,目前关于增值电信业务开放的政策不少,但总体仍有点偏保守,一些想在自贸区开设独资公司开展业务的境外运营商一开始跃跃欲试,但牌照不容易申请。

不 过近日有媒体报道,英国电信(BT)表示,已向工信部提出在上海自贸区开展VPN虚拟专网服务的增值业务申请。此前BT在中国主要是为在中国的外资企业、 海外的中国企业提供多方通信业务。业内人士分析,BT申请牌照一方面是由于政策放开了地域限制,看到了发展的可能,另一方面则是对未来电信市场的开放抱有 期待。

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一份白皮书,截至2010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所有承诺履行完毕。“严格来说,中国‘入世’几年之后, 就达到了入世承诺的最高水平。这几年在自贸区进一步开放了增值电信业务,但基础电信业务的外资股比限制依然存在。”李海英在接受《IT时报》记者采访时表 示。

运营商渴望试点

不过,最近两年,随着电信市场对民资开放的政策步伐越来越大,面向外资开放更多电信业务的政策预期也日趋明显。

首 先向民营资本放开的移动转售业务,很可能会成为外资看好的第一类通信市场。今年3月1日起执行的《电信业务分类目录(2015年版)》明确界定:“通过转 售方式提供的蜂窝移动通信业务比照增值电信业务管理”,宽带接入网也被目录调整为“网络接入设施服务业务”,这两个改变,被解读为支持民营资本进入电信 业。因此,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这两项业务很有可能继对民资放开后对外资放开。

可以佐证的是,2014年年初的一次会议中,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现更名为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副院长刘多曾表示,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未来将对外资开放。李海英也对记者表示,对外资开放移动转售业务的具体政策还没有出来,正在研究。

对于外资进入中国电信市场,中国的电信运营商既惊又喜。中国电信自贸区分公司副总经理刘军向记者表示,国内运营商或许会因此受到一定影响,“是会面对一定程度的压力,但运营商应该以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国际运营商的竞争,融入国际电信市场。”

刘 军认为,如果届时政策放开,境外运营商在基础电信业务这一块最想做的可能是跨境电路,“接下来我们可能和境外运营商在传统业务和增值业务上加深合作,比如 合作建立国际节点等,”刘军向记者强调,由于上海自贸区本身允许先行先试的特性,可以试验出可行的模式,然后再复制出去。

在李海英看来,中国的电信业务一直在开放的路上,“开放是趋势,十八大提出制订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要求,国内这两年采取的负面清单形式,也反映了整个电信业开放的态度。下一步基础电信业务怎么向民资和外资开放,还在继续探讨。”